true别想了三次元根本没有那种哥哥。(关于一个你不会感兴趣的无聊的真实故事)

别想了,三次元根本没有那种哥哥。(关于一个你不会感兴趣的无聊的真实故事)

这篇文在电脑里存了很久。为什么这个时候又发出来呢,可能是因为,哥哥今晚要结婚了吧。

(大多数文字写于两年前,部分补充于两年后。不能接受请随时退出,不要留下伤人的评论。不过转念一想,如果能真正放下的话,应该无所谓了吧)

小时候最喜欢和哥哥玩。性格古怪的我没有什么朋友,最开心的时光就是去哥哥家一起吃饭、打游戏,即使嫌弃我菜不肯带我,却不是像其他同学那样真的厌弃我。光是看着他玩都很开心。

那时我会模仿哥哥的一举一动,不听流行歌的我学着他听周杰伦,挑食的我吃下“据说”他喜欢吃的木耳和海参。

其实他和我一样,不是很会关心别人的人。但出于“义务”偶尔关心一下我,我也会高兴很久。

小学的时候,放走了哥哥心爱的鸟,哥哥阴沉着脸,没有对我发一句脾气,但我觉得自己做错了,我一辈子都会这么觉得。

父母知道我时刻想着去哥哥家玩,我也说过为什么不能和哥哥在一起之类的话,那时还小,教育了我几句,没有真的有什么担忧。其实我早就很明白。那样的话我也再没有说过了。

努力考上了和他同一所市重点,即使大我五岁的他已经毕业,校园里早就没有他的身影。

努力改变了自己的性格,即使社恐(准确说应该是社会性冷漠?)、不善、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也逼着自己去和人交流,努力装出热心健谈的样子,用夸张掩盖尴尬。逐渐有了朋友和“事业”。

有一天我感觉,我的世界不再围着他转了。我不再需要他,正如他从来不需要我。

大学以后,他依然只顾自己打游戏,从来不和女孩子出去,只和哥们儿待一起,一度怀疑他并不喜欢女♀孩子(虽然如此,心里甚至挺松了一口气……)

但是没有人能违抗时间和命运。我哥“找到”了女朋友,他父母给介绍的,朴实的姑娘,很平淡,哥哥也没有说不喜欢,就在一起了。这不是我所向往的感情,但这与我无关。不知道怎么,我心里居然一丝波澜也没有,就算我的世界惊涛骇浪,他的世界依旧风平浪静。迟早的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,甚至这一天,我终于等到了。

其实哥哥并不帅气,小时候可以说是非常“胖虎”了,工作后倒是健身瘦下来,加上192的身高,配上不相符的娃娃脸,既威风又滑稽。(打个岔,和银老板身高一样(

在他眼里,我大概也不是一个可爱的妹妹,不会撒娇,貌不惊人,性格古怪又无常,自私任性,根本不像动漫里的那种妹妹。

见面的机会逐渐稀少,但家庭聚会上遇到,依然可以聊的很开心,尽管是我想尽办法找话题。我害怕冷场。

但我相信,我们依然是重要的家人,在遭遇外界欺骗背叛和怀疑,依然可以相信的人。也只有这点,他也会承认。

我不知道我对于兄妹的症结和别人对兄妹的兴趣有什么不同,因为我有哥哥?其实和没有大概没什么差别。(不是亲哥,一年见不到几次的那种。所以我一直如此艳羡亲兄妹。那样的兄妹关系,可能会亲密地多吧。)

其实哥哥对我没有什么不好的,只是那时候我的世界太小了。现在早已就没有那种想法了。

其实我是想说,现在回顾起来,毕竟谁都有青春期的敏感时期,我自我保护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感情变得迟钝,先是无视他人对我的不喜欢,再是把哥哥的无视,错误归因到我不够好,不值得被人喜欢。我对事物可以很决绝,得不到的东西我就不要了,彻底丢弃才好。所以我隔绝着外界并告诉自己是我主动的。

不挑食、去听流行音乐、去与人交际,都是我明知道“正确”而不肯去做的事,我说的哥哥喜欢 所以我去做,或许只是给我自己一个改变的理由,和他毫无关系。我夸大其实了,分不实的想法和自己的幻想。

而现在我自认为已经可以很好地适应这个社会了,也学会面对压力与攻击建立自己的强心脏。无论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成长。

在我心中这是一个这是逃避问题的“伪结局”。我要听的是,如果真是的,该怎么抉择。抉择总是那么痛苦。爱情也好、亲情也罢。不同的背景会有不同的路径,但会有一条通往幸福么?

因为我只想知道,这种跳动,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,怎么办。想找一个答案。但别人给出的答案大多数都有些令人失望。

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。有机会的话,要把心目中,最符合自己想法的故事,最微妙的感受写出来。初期或许文笔糟糕,感受绝无虚假。

这两年变了很多。感觉就是,佛了x 没那么了。因为圈太冷,粮太少……所以伪兄妹的也会看一些,看看他们怎么写的,也文笔有相当不错,当做学习和参考了。(我会给你车牌么??自己找x)

为什么会喜欢V家,他们是为UGC创作而生的、可塑的完美形象,激发了不少的灵感和创作欲望。所希望的不过是随内心所想而创作,三次元的事够人折腾的了。也不必劝我回归“正途”,我自愿浪费我的生命和精力。

也许没有这个必要,但是今天依然选择 有勇气讲出来,也许也是为了 在我下次发布相关的作品时,会有看过这篇文的人,更理解我一点点。这种在大多数人眼中Freaky的,异常的,现在终于能够笑出眼泪,坦然对他们说:没错,我是。

阿绫在我心中有额外的亲切感,可能是我小名(真名)也叫lin(g),包括哥哥在内的亲戚也这么叫我,所以……微妙的感觉。

下一个故事……想写写明日方舟雪豹组  银灰×初雪兄妹,设定太触动人了……音源依然想用乐正兄妹。(当然之前提到银老板和我哥身高一样也只是巧合。)

这里还要给,还在等《缘之空》中填故事的观众道歉。那个时候刚知道哥哥有了女朋友,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……当时文本量是3500字,其实已经差不多可以收尾了。我的故事也差不多可以收尾了,是时候给一个结局了。

中秋那天,家庭聚餐,他带着女朋友来。我其实没有见过她,这样算是第一次见面。我因为前一天的熬夜推辞没有去,但是到了下午又反悔了,发信息说要来,将车骑得飞快。但当我到的时候,他们已经不在了,这时庆幸是大于失落的,毕竟见到他们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但当姑妈说,原本4点半要出发的哥哥,等我到接近五点,直到再不走要迟到了,才和女方一起去她家。

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,梦见了自己错过了婚礼。等我到的时候,红色的地毯上散落着纸屑,白色的桌椅凌乱摆放,整个礼堂已经空空荡荡,我焦急地寻找,终于看到他们在进行最后的拍照,用怪异地眼神看着姗姗来迟的我。我不顾一切地挤进去,想最后和他们拍一张照片留念。

实际上,婚礼什么都不用我做,伴郎伴娘有人了,他们调侃说我只要守着门口签到收红包就行。

去往婚礼现场心情依然有些忐忑,不知道要穿什么衣服,说什么话,但是就像以前所有事一样,沿着命运顺流而下,到了那时候,我会自然地知道该说什么,该做什么。

在我24岁生日之时,哥哥要结婚了。还是要恭喜哥哥找到嫂子。我啊,该走了。一定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吧。

(以上文笔浮夸并含有艺术加工成分,当成散文看吧,有多少信息属实,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了,哈哈。)

Be the first to repl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